武大郎的权谋:默许武松调戏嫂嫂潘金莲
2013-08-19 22:51:57
  • 0
  • 1
  • 32
  • 0

    新版《武松》中,武大郎一改让日懦弱无能的形象,变得很有心计,懂得进退。这个改动很好。名著翻拍完全允许创新,尤其是让人物形象更加丰满的创新。而编剧的这个创新,并非完全杜撰,在小说《金瓶梅》中,武大郎就是一个颇为复杂的形象。

                  武大郎的权谋:默许武松调戏嫂嫂潘金莲
                                                  叶之秋
  
  
  在潘金莲对武大郎一番哀泣,几许温柔之后,武大郎就完全相信了潘金莲,于是武大撇开小潘,去找武松。
  武大告诉武松:“二哥,你不曾吃点心?我和你吃些个。”看武大言语,自己的老婆被弟弟调戏,
武大竟然一点不生气。武大的冷静让人吃惊,竟然还邀请武松来吃点心。
  为什么呢?
  
是因为武大很相信自己的弟弟武松,不可能和自己的老婆潘金莲有染吗?不是。在潘金莲痛诉往事,说武松调戏自己时,武大并没有为武松辩护一句。
  我们先看看武松和潘金莲有着怎么样举动。
  
  武大让武松吃点心,武松当然吃不下,怎么样才能说清楚呢?想到最后,武松还是决定不说。这是一件丢人的事情,丢哥哥的脸,也丢自己的脸。武松决定自己搬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武大一直叫喊,想唤回兄弟,可是武松一直走了。
  回来之后告诉潘金莲。潘金莲再一次抓住机会。小潘说,武二为什么要走呢?还不就是因为调戏了我,现在害羞了,没脸见人了,现在才走了。并且小潘发布预言:武松肯定会回来搬东西以撇清关系,命令武大,到时候绝对不能挽留。
  武大再次发布高见:“他搬了去,须乞别人笑话。”武大的心中,他人的评价实在太重要。自己当初热热闹闹的请来弟弟住到家里,现在弟弟却搬走,不就是告诉所有人,自己家里出事了吗?出了什么事情呢?一女二男,还有什么事情?那样一来,整条街不都知道了自己的倒霉事吗?
  潘金莲目光何等锐利,立刻发现了武大言语的漏洞。小潘立刻出击,说:“他来调戏我,到不乞别人笑话!你要便自和他过去,我却做不得这样的人!”
小潘什么意思?你武大难道要我一女侍奉二男吗?我宁愿别人笑话,也不做这样肮脏苟且的事情。
  潘金莲进一步威逼,要求武大写出休书,要是如此肮脏的活着,自己宁可选择离婚!
  一旦发现有利条件,潘金莲就猛追狠打,争取最大的胜利。
  
  武大在小潘枪乱打之下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之后,武松果然带着一个土兵来拿行李。武松出去的这段时间想必想了许多,可是武松虽然拳脚厉害,在应付男女感情上却很是白痴,思来想去,最后的结果还是不知道怎么做。拳头可以打死老虎的好汉,面对撒泼放刁的女人,武松毫无招架之力,最后选择举白旗投降。可是,武松一走,却让潘金莲更坐实了了武松对自己的调戏。要不是心里有鬼,为什么一定要搬走呢?
  武大走了出来,叫住武松,让武松也说个明白,到底为什么要搬出去。武松说:“哥哥不要问,说起来装你的幌子。”就算说出来,也不过让大哥丢脸而已。武松是个好人,归根到底,哥哥是要和嫂嫂在一起过日子的。与其哥哥嫂嫂不合,不如让自己主动离开。就算是误会,自己不去沾惹嫂嫂,以后总归会没事吧。
  潘金莲在房间里面也没有出来,武大这个夹心饼干好不辛苦。等到武松走了,潘金莲已经取得了成功,但是嘴里还在絮絮叨叨:“却也好,只道是亲难转债,人不知道一个兄弟做了都头,怎的养活了哥嫂,却不知反来咬嚼人!正是花木瓜空好看。搬了去,倒谢天地,且得冤家离眼睛!”
  潘金莲这句话,不是自唱只听,是所给武大听的。
  
武松走了,武大当然失意。武大一向受人欺负,可是兄弟武松回来的这段日子,自己抬头挺胸过日子,好不扬眉吐气。可一旦兄弟搬走,邻居肯定知道自己家里出了问题,少不了又要来嘲笑自己了。
  于是,潘金莲说,搬走了也好,为什么呢?因为外面的人总说武大的兄弟已经是都头,不知道给武大家里多少银钱,其实却是武大出钱供给武松吃喝。事实上这段日子,武松除了回来的第一天,拿出一些钱财给武大买些酒菜招待邻居,确实没有上交伙食费。当然,一来是武大不收,自家兄弟,一点饭菜当是什么。二来武松也买过一些礼物,比如一匹布给潘金莲做衣服。潘金莲于是告诉武大郎,别牵挂什么兄弟了,
走了也好,可以省下不少伙食费。
  
  武大郎“见老婆这般言语,不知怎的了,心中反是放不下”。武大为什么反倒放心不下?
  比起武松对武大,武大对武松更加牵挂,武松拳头硬不假,可是却不会照顾自己,于是武松在柴进门下,竟然会感染了伤寒,病了几个月才好。本来大冬天的,在家里住着,有老婆照顾着,多好。可是现在搬了出去,孤单在外,虽然说有两个土兵服侍,可都是男人,哪里会有女人那么细心。
  
可以说,从头到尾,武大就没有生武松的气。
  那么,回到之前的问题,武大为什么不生气呢?
  
从头到尾,武大郎就没有深究这件调戏案。无论是潘金莲说武松调戏自己,还是武松说不想说免得哥哥丢脸,武大郎都没有细问。也就是说,武大郎根本不关心自己的兄弟和老婆是不是真的出轨了。
  为什么呢?
  武大郎是个平凡的人,是个懦弱的人,却也是个好脸面的人。但是,武大郎宁可在兄弟和老婆面前丢脸,也不希望把事情闹大,搞得在邻居面前丢脸。于是,当后来,郓哥告诉他,潘金莲和西门庆通奸,整条大街都知道了,就武大一个人蒙在鼓里,武大再也忍受不住,竟然冲到王婆家里!
  《金瓶梅》除了武大武二兄弟,其实还写了一对兄弟,韩道国的老婆王六儿和他的兄弟韩二好上了,韩道国也知道,可是却经常让位给他们。后来,王六儿攀上了富商何某,一家人(包括老公韩道国和姘头韩二)都跟去享福。等到何某和韩道国死了,王六儿继续和小叔韩二过上了。两个人一直到全书的结尾,也没有遭到任何报应。
  
《金瓶梅》中的许多观念,都很进步,很开明,也很现实,很少那种陈腐的道德说教,因果报应。有时候,生活当中的龌龊事,远远比小说来的多,来的传奇。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