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郡王酷爱夜生活
2013-06-06 15:34:19
  • 0
  • 0
  • 5
  • 0

 首发《龙门阵》2013第一期,《百家讲坛》蓝版第四期转载
                               
                                      北宋郡王酷爱夜生活
                                         ——“大宋最官场”系列
                                                                   叶之秋                
  怪事代代有,宋朝特别多。
  宋朝有那么一位郡王,叫做赵允良,本是宋太宗第八子赵元俨(著名的八大王)的儿子,宋仁宗朝被封为华原郡王。这位郡王有个怪癖,每天都是白天睡觉,黄昏起床。从黄昏开始,一直到第二天天亮,整个郡王府灯火通明,热闹非凡。别人吃晚饭准备睡觉的时候,赵允良开始洗脸、刷牙,穿衣服,戴帽子,慢悠悠穿戴整齐,开始打理家事。
  赵允良堂堂郡王,自然不用处理那些日常琐事,赵允良每天晚上必修的功课是欣赏歌舞。手下人从全国各地搜罗来许多美丽的歌女舞女,赵允良一边品尝美味佳肴,一边观赏歌舞,优哉游哉。不但是赵允良本人,整个的华原郡王府都是如此,所有的家人都活动起来,唱起来,跳起来,吃喝起来。到了早上五六点钟的时候,赵允良累了,吩咐散了吧。于是筵席撤去,很快,整个华原郡王府再次沉睡,直到又一天的黄昏。
  赵允良不但是个夜猫子,还有许多怪癖。比如赵允良特别喜欢坐在木马子上。一旦坐在上面,就舍不得下来。就连饿了要吃饭,都要坐在木马子上面。有时候想要听歌看舞了,也就把歌女舞女叫到眼前,再怎么也不肯离开木马子。这个木马子到底是什么,让赵允良如此眷恋呢?有人认为是一种军事防御的横木,放在营地之前阻拦敌军,可放在故事中很难理解。清代学者俞樾考证,所谓木马子应该是木制的马桶,宋朝许多笔记都把便溺之器叫做马子桶。原来,高贵的华原郡王竟然喜欢坐在马桶上吃饭聊天听歌看舞。
  赵允良的行为大都如此荒唐,后来,赵允良去世的时候,礼部官员核定谥号,认为赵允良“以昼为夜,起居无度,反易晦明,谥曰荣易”,给赵允良定了一个具有侮辱性质的谥号。
  
  那么,赵允良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举动呢?莫非赵允良本身就是一个怪人?
  不是的。赵允良之所以如此,事出有因。
  前文已经说到,赵允良乃是宋太宗第八子赵元俨的儿子。赵元俨在宋真宗时期被封为燕王,在宋真宗晚年权力极大。宋真宗晚年多病,朝政多委托给皇后刘娥处理,朝堂上则由寇准、李迪等大臣辅佐,同时又邀请八弟赵元俨参与朝政,三股力量互相制衡。赵元俨颇有手腕,朝野中声望极高。皇后刘娥则是一个武则天式的女强人,掌控欲,权力欲极强。为了更大的夺取权力,刘娥重用丁谓、王钦若等佞臣,打击寇准、李迪等正直的大臣。寇准等人为了反击,曾经想过拥立年幼的太子赵祯(以后的宋仁宗)监国,同时罢黜丁谓,拘禁刘后等等。但是政变失败,寇准等人被贬。朝廷权力平衡被打破。宋真宗虽然多病,不时失忆,但对于皇后刘娥过度干涉朝政,甚至有可能学习武则天,改换朝代、称帝为皇很是担心。宋真宗考虑过让八弟赵元俨即位,但想到一旦弟弟即位,自己的儿子赵祯或许就性命难保。宋太宗除掉宋太祖的几个儿子就是先例,就算八弟仁慈,有时候为势所逼,估计也不会放过。思来想去,宋真宗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但是,宋真宗已经向燕王赵元俨透露过立其为皇太弟的意思,赵元俨自然很是兴奋。宋真宗病重期间,赵元俨每天进入皇宫,查探宋真宗病情,准备随时接班。可是,皇后刘娥近水楼台,发现了这个秘密,立刻调换了全部皇宫守卫。宋真宗驾崩当天,燕王赵元俨不但不允许进入皇宫,连燕王府也布满了军队。
  宋仁宗即位后,皇太后刘娥垂帘听政,改年号为“天圣”。所谓“天圣”,就是两位圣人,很明显,刘娥在效仿武则天,刘娥的命令称“圣旨”,出门做皇帝的御辇,仪仗和皇帝相同。
  为了安抚赵元俨一派,刘娥给赵元俨一些虚衔。赵元俨也很知趣,斗争一朝失利,十多年闭门不出,韬光养晦。
  因为父亲赵元俨的原因,赵允良从小就感受到了皇权斗争的可怕。
  宋朝皇室有一个惯例,如果皇帝本人没有儿子,就从宗室近亲之中挑选一位年幼的王子,迎入宫中抚养,如果皇帝驾崩或者无子,就由这位宗室王子继承皇位,比如说之前宋真宗时代的濮王赵泰,之后的宋仁宗朝的赵宗实(后宋英宗)都曾经如此。当然,一旦皇子长成,宗室王子就会被送出宫廷。
  宋仁宗十四岁即位,随即大婚,可是大婚之后几年宋仁宗一直没有皇子(一直到28岁时宋仁宗才诞下一子,但随即病死)。宋仁宗虽然不到二十,可没有太子,皇权不稳。在许多大臣的建议下,皇太后刘娥几番权衡,从燕王赵元俨的几个儿子中挑选一个出来作为候补皇子放在皇宫中养育。
  这个“幸运儿”就是赵允良。
  赵允良进入皇宫之后一呆就是几年。宋仁宗年纪越来越大,看到赵允良这个堂弟,这个一旦自己死掉就会抢班夺权的堂弟,心中自然很厌恶。可是一方面是制度使然,另一方面也是皇太后刘娥的命令,也只好把牢骚怨气咽在肚中。宰相吕夷简看出宋仁宗的不满,就建议皇太后刘娥把赵允良送出皇宫,毕竟赵允良也到了必须出阁(王子建立自己的府邸、藩属)的年纪。刘娥不大愿意,想要再等几年。赵允良留在皇宫,对刘太后最为有利,万一宋仁宗有个意外,自己可以继续当太后垂帘听政。可吕夷简一再坚持,并暗示继续让赵允良呆在宫中,必然加深宋仁宗和刘太后之间误会。刘太后无奈,只能送出赵允良。
  几年后,刘太后去世,宋仁宗亲政。宋仁宗亲政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清除朝廷当中的太后一党,于是上至宰相,下至州县官员,贬官一大串。曾经被当作宋仁宗替补的赵允良,地位变得极为尴尬。只要赵允良还露出一丝想要争夺皇权的意思,必然会受到宋仁宗的残酷打压。
  在这样的高压下,华原郡王赵允良选择了白天睡大觉,晚上喝酒宴会打发光阴。赵允良就是要告诉宋仁宗,告诉百官,自己绝不会觊觎皇权,自己就是一个沉湎享乐的糊涂王爷。装了三十多年的孙子,到宋英宗时期,赵允良总算是平平安安,寿终正寝。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